漫画抢先看、奇怪的梦、彩虹漫画、奇怪的梦漫画

网站简介:一个漫画抢先看的网站(www.mhqxk.vip)。每日最新更新奇怪的梦漫画在线阅读。漫画大全:【羞羞漫画、腐女漫画、啵乐漫画、耽美漫画、同人漫画、漫画排行榜、漫画大全、百度网盘漫画、汉化版漫画、肉肉漫画】。只要你想看的这里都有:韩漫、日漫、腐漫、古风漫画、abo漫画、爱豆漫画、多人漫画、骨科漫画、纯爱漫画、彩虹漫画、都市漫画、校园漫画、悬疑漫画、北欧漫画、后宫漫画、连载漫画、少女漫画、恋爱漫画、剧情漫画、暧昧漫画。腐男腐女们赶紧收藏吧!!!

漫画抢先看、奇怪的梦、彩虹漫画、奇怪的梦漫画

漫画抢先看、奇怪的梦、彩虹漫画、奇怪的梦漫画

奇怪的梦

作者:야생 의 신령

作品指数: ★★★★★★★★★★★★ ★★★

漫画类型: 都市漫画 彩虹漫画

漫画更新时间:【 2021-07-07 】

《奇怪的梦》漫画最新更新至 第 54 话

热门漫画推荐:【 bl漫画抢先看·羞羞漫画抢先看·腐女漫画抢先看·啵乐漫画抢先看·耽美漫画抢先看·同人漫画抢先看·漫画排行榜抢先看·漫画大全抢先看·百度网盘漫画抢先看·汉化版漫画抢先看·肉肉漫画抢先看

奇怪的梦漫画作品简介:
“如果能有人来…摸摸我就好了。”申伊凡在为委托人驱除梦魇之时,却反遭‘逆’的侵蚀。问题是自己的逆竟然发作成了‘干茶烈火般的x欲’…!“…我来帮你吧,伊凡先生可以尽情在我身上发泄。”

站点导读:奇怪的梦 漫画来源:腐漫库(www.fumanku.com)

奇怪的梦漫画在线预览

漫画抢先看、奇怪的梦、彩虹漫画、奇怪的梦漫画

奇怪的梦漫画限时免费阅读章节

第一话:奇怪的梦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奇怪的梦、彩虹漫画、奇怪的梦漫画 第一话

第二话:奇怪的梦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奇怪的梦、彩虹漫画、奇怪的梦漫画 第二话

第三话:奇怪的梦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奇怪的梦、彩虹漫画、奇怪的梦漫画 第三话

第四话:奇怪的梦漫画免费阅读奇怪的梦第四话

第五话:奇怪的梦漫画免费阅读奇怪的梦第五话

第六话:奇怪的梦漫画免费阅读奇怪的梦第六话

更多漫画精彩剧情

敬请观看

漫画持续更新

漫画抢先看、奇怪的梦、彩虹漫画、奇怪的梦漫画

未完待续……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毁掉
苏宅。

今日是一片喜庆的氛围。

因为苏家大小姐苏贝,今天终于要和自己心爱的未婚夫杜洛结婚了!

镜子当中的苏贝,五官小巧精致,像是上帝在一张画布上,精心勾画出来的杰作。

她身着一袭露肩婚纱,精致秀美的锁骨格外的醒目。

精心裁剪的婚纱包裹着她修长的身材,在她身后拖起长而曼妙的裙尾,让十八岁的苏贝,有了几许成熟女性的风情。

华国法律规定十八岁即可结婚领证,时间一到,苏贝就选择将自己嫁给杜洛,相恋几年的恋人。

不顾昨夜单身夜的聚会上喝了太多的酒,苏贝一早就起来梳洗打扮。

此刻时间尚早,窗外的天空上,刚刚翻出鱼肚白,晨光熹微。

“大小姐,都好了。时间还早,不如大小姐休息一会儿吧。我们两个小时后,再来为你化妆。”帮忙穿衣的工作人员,笑着提议。

“好。”苏贝望着自己依稀的黑眼圈,点了点头。

昨晚酒喝得有点多,她现在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随口拿起水杯喝了两口水。

工作人员离开,女佣进来,端了一盅燕窝放在苏贝面前。

苏贝盛了小半碗出来,吃了两口,大概是昨夜酒喝得有点多的缘故,舌尖有些发苦,让燕窝的口感变得怪怪的。

她将碗里的吃完,便没有再盛,而是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眸。

几分钟后,门被悄悄地推开了,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苏贝并没有睡着,不动声色地掀开眼睫扫了一眼,发现进来的人是苏慧娴,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

她平时就不喜欢这个小三上位的继母,和没有感情的姐姐苏慧娴,理直气壮地不喜欢,也懒得跟她们处好关系,此刻,苏慧娴来这里做什么?

苏慧娴快速地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碗底,勾起了一个笑容,低头看着苏贝,露出了一个笑容:“苏贝,就凭你,也想嫁给杜洛?我才是苏家正宗的大小姐!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碗燕窝里有什么东西!我会让你,提前洞房花烛!”

说完,她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对立面说道:“让你们为苏贝安排的那两个保镖准备好了吗?让他们现在就过来……”

苏贝听到这一席话,眼睫猛然掀开,她一向都知道苏慧娴也不喜欢自己,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有如此恶毒的心思!

给她下药,找人毁掉她的清白!歹毒至极!

她轻嗤一身站起身来,苏慧娴听到动静,转身看到苏贝,猛地退后几步,“你,你没睡着?”

“苏慧娴,一向在苏家演乖女儿,演得很辛苦吧?自己揭开面具的感觉,舒服吗?”苏贝勾起红唇,眼神冷漠中带有几分嘲讽。

“你说的什么意思我不懂!”苏慧娴脸色煞白,被揭穿了真面目的惊惧,令她掐着掌心,不敢跟苏贝对视。

苏贝一把抓住了苏慧娴的手腕,她个子高挑,比苏慧娴整整高出半个头来,断绝了苏慧娴想要逃走的可能性。

0 第2章 你适可而止
另外一手,苏贝捏住了苏慧娴的下巴,迫使她张大了嘴巴。

苏贝慵懒的声音里带着罕见的冷厉,“不管这里面有什么东西,现在,它都是你的了!”

松开她的手腕,苏贝直接抓起了燕窝盅,朝着苏慧娴的嘴巴里,狠狠地灌进去。

苏慧娴拼命地挣扎着,死死地摇头,可是却挣脱不开,不得不任由着苏贝将燕窝胡乱地往她口里灌去。

“我没有……苏贝……你……你放开……”苏慧娴被呛得不停地咳嗽,使劲地摇头,满脸都是楚楚可怜。

门忽然打开,一道清俊的身影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苏贝的手腕,将她和苏慧娴分开。

他意外至极,“苏贝,你们在做什么?”

“杜洛,你来得正好,苏慧娴在燕窝里给我下药,还要让保镖来强暴我,被我抓了个现行,现在,我不过是让她将这盅燕窝吃光而已。”苏贝神态淡然从容,精致的眉眼上,带着一丝淡淡的鄙夷。

杜洛温润的神色为之一变:“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苏慧娴楚楚可怜地摇着头,“我没有,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苏贝,你一向不喜欢我,我都可以忍耐,但是你怎么能够将这样恶毒的事情嫁祸在我的身上呢?洛少,我真的没有……”

她的可怜模样落在杜洛眸中,杜洛微微心疼了一下,看向了苏贝:“苏贝,你已经是苏家的大小姐了,没人能够动摇你的地位。你为什么要对慧娴做这样的事情呢?”

听到杜洛的话,苏贝只觉得刺耳,他叫她慧娴?他们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亲密的?

“你怀疑我故意嫁祸她?”苏贝难以置信的眸光落在杜洛身上。

“你平时任性也就算了,但是这样大的事情,你不能说谎。”杜洛对苏贝说道,又怜悯地看了苏慧娴一眼,“慧娴处处忍让,你就适可而止吧。”

苏贝好笑地看着杜洛英俊的脸庞,以及他脸上自以为公道的朗朗正义。

她的唇瓣上,满是嘲讽,“你信她,不信我?”

杜洛侧过脸庞,手指在裤腿边捏起了拳,没有应声。

“怎么了这是?好好的怎么又吵起来了?”苏父苏兴富和太太许志琴一起走了进来。

苏慧娴扑入了许志琴的怀抱里,委委屈屈地哭道:“妈,我真的没有给姐姐下药,更没有打算找人强暴她,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许志琴脸色微变:“苏贝,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亲耳听到她所说,亲眼见到她给人打电话找人过来,难道还有错?”苏贝反问道。

苏慧娴哭得梨花带雨,“我怎么会做这样恶毒的事情,毁掉你一辈子呢?这也是毁掉我的一辈子啊,你以为我不担心做这种事情会坐牢吗?”

许志琴也忍不住声音沉痛:“老公,我相信慧娴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既然互相无法说服,那趁时间还早,就把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也免得她们姐妹伤了和气。”

0 第3章 失去所有信任
苏兴富大手一挥:“叫家庭医生过来,检查这燕窝里有什么。”

他知道两个女儿向来不和睦,苏贝是正妻所生,向来较为娇气,苏慧娴是继母所生,比较隐忍,只有切实的证据,才可以让彼此心服口服。

家庭医生很快就过来了,带着专业的工具在一旁检查。

“慧娴,把你手机拿来。”苏兴富又说道。

“手机被苏贝打落在地上了,我到现在都还没有重新碰过。”苏慧娴哭得伤心欲绝。

苏兴富从地上捡起手机,翻找到通话记录,在十几分钟前,苏慧娴确实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跟苏贝所说的时间对得上。

苏贝低眸瞥一眼那通明显的通话记录,如此明显,她倒是想看看苏慧娴怎么抵赖?

苏兴富当着苏贝的面,重新拨通了那个号码,电话里很快传来一阵声音:“话费查询请按1,缴费请按2……”

苏贝白皙的俏脸一沉,怎么可能,苏慧娴刚刚明明当着她的面,给人打出了电话,让人安排男人过来毁自己的清白,话没说完就被自己将手机抢了下来,中间是不可能有人做手脚的。

然而事实却是,那通电话竟然是打给手机营业公司的?

众人目光各异地看向苏贝,目光当中堆满了怀疑和失望。

苏慧娴更是哭得梨花带雨,神色哀婉凄清,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苏贝抓紧了掌心,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哪里不对?

家庭医生是苏贝很信任的人,她朝他问道:“文医生,检查结果如何?”

文医生轻声说道:“大小姐,这燕窝里面并没有发现什么别的东西。”

“可是我吃到口里的时候明明味道就不对,苏慧娴也亲口说在里面下了药……”苏慧娴当时说话时候的森冷语气,苏贝听过一次,就不会忘怀。

“真的没什么,大小姐。”文医生再次强调。

“苏贝,我都说过了,我从没有害你的心思……”苏慧娴依然委屈求全,模样让人格外地心疼。

杜洛也忍不住温柔地望着她,用眼神安抚着她。

相比较于苏贝的从容淡雅,苏慧娴这般的作态,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地要偏向于她。

听到这里,苏贝脑子里灵光忽然闪现。

她恍然大悟,明白了所有的一切!从一开始,燕窝里就没有药物,苏慧娴打的电话也是假的,是她故意制造出一番子虚乌有的假象,误导自己去针对她,等真相揭穿,自己则百口莫辩,失去所有的信任。

苏贝回身看着父亲,急切地解释道:“爸,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是苏慧娴她故意让我……”

“啪”一个耳光,苏兴富重重地扇在苏贝的脸上!

这个耳光下去,所有人都微微惊了一下。

空气当中,是凝滞起来的僵硬沉重。

在苏兴富的身后,苏慧娴的唇上,略有一丝得逞的笑容,抬高了下巴,望着苏贝。

而苏贝此刻没有心思去看苏慧娴,她捂着火辣辣的脸颊,难以置信地望着父亲。

0 第4章 直奔民政局
望着这个一直都还算疼她,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的父亲!

苏兴富气得脸色铁青:“苏贝,你一向对慧娴有成见也就罢了,这次竟然还想出这样恶毒的办法来对付她,破坏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都怪我平时对你太过娇惯,才纵容得你如此肆无忌惮!”

父亲根本不信自己,苏贝捂着脸庞,视线落在杜洛身上,对,他是唯一会相信自己的人,今天他是自己的新郎,他才会信。

“杜洛……”苏贝刚刚开口。

她的话就被杜洛打断了,他温润的脸庞上,此刻五官绷得很紧,眸中的温柔凝成了寒冰,声音沉重:“苏贝,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他的目光看她像是看待陌生人一般的无情,看苏慧娴的时候,却满怀同情和心疼。

苏贝震惊过后,压住沉沉的怒火,反而笑出声来,所以今天,自己这是众矢之的了么?

苏贝一向没将许志琴和苏慧娴这对母女放在心上,不过是小三上位,她讨厌她们也讨厌得光明正大。

但是却也不屑用阴谋手段去算计她们,她从来不愿意将自己放低到她们那个位置上去。

可是今天,她们不光好好的算计了自己一番,就连苏兴富和杜洛也争取过去了。

此刻,让她心痛的不是这对母女的费心算计,而是父亲和未婚夫的不信任!

从一开始,他们在心中早就设定好了立场,也设定好了自己才是嫌疑人,一切的证据不过是在帮他们印证心中的怀疑罢了。

原本以为自己是苏家独一无二的大小姐,也是杜家独一无二的少奶奶,事实摆在眼前,才发觉这一切都多么的令人可笑。

根本没人信她,在意她!

“杜洛,你让我也很失望。”苏贝收起了笑声,勾起红唇,淡淡地说出口来。

她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剪开了婚纱的下摆,猛地撕开扔在了地上。

杜洛眼神一黯:“苏贝,你在做什么?”

“我做的,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苏贝美得惊艳的眸中,此刻死气沉沉,失去了往日活泼泼的灵动。

她拖着异常沉重的脚步,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行李箱下楼。

“先生,大小姐离家出走了……”女佣飞快过来汇报。

“让她走!”苏兴富也着实生气,失于管教的女儿,该有点教训了!

杜洛听到如此,眸色一急,正要迈步去追,苏慧娴嘤咛了一声,晕倒了过去。

“哎呀,慧娴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妈啊……”许志琴大声哭道。

杜洛的脚步滞了滞,转身回到了苏慧娴身边。

苏兴富也焦急地抱住了这个女儿。

苏贝走到门口,恰好回头,在用眼角的余光瞥见父亲和杜洛的这个动作之后,再无任何迟疑地,迈开了长腿,走出苏家的大门。

苏贝拿了行李驱车离开,直奔民政局而去!

0 第5章 找个最顺眼的
今天是五月二十日,很多未婚夫妻取520的好兆头,排队登记结婚。

苏贝担心今天领不到证,一大早就让管家安排人拿着证件,先到民政局来帮她排队,只等民政局上班时间到了,她和杜洛直接过来领证。

她要离开,也要先将自己的证件拿回来。

车子开到半路,苏贝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所变化,身上灼热升起,蔓延开一种无力的陌生感。

苏贝反应过来,自己还是被苏慧娴下药了!

而且药性实在不轻。

药物不在燕窝里,那肯定是在其他地方,她早上起来有洗漱过,也有喝过水,苏慧娴要下药的机会多的是。

但是即便是现在她的药效发作了,她再哭闹想要替自己讨还一个公道,那也无济于事。

父亲也好,杜洛也好,更会认为这是自己给自己下药的苦肉计。

苏慧娴,她还真是好算计,将自己步步都算入了她的陷阱里。

苏贝这种坦坦荡荡的个性,哪里是那种阴暗小人的对手?

好不容易来到了民政局,她已经全身酸软无力,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了绯红和汗水,眼眸微掀,长睫下荡漾着一汪深水。

找到了苏家的佣人,苏贝将自己的证件拿了过来。

“大小姐,这是洛少的证件。”

苏贝挑起红唇,“你拿给他。”

她心凉如水,杜洛的东西,碰也不愿意碰。

身上奇特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看样子,苏慧娴这是铁了心要让自己今天失去清白。

这有什么大不了?苏贝今天连信任、亲情和爱情都一并失去了,还有什么别的害怕失去么?

不过以她苏大小姐的性子,就算是要失去这清白,也要找个最顺眼的男人。

她的视线在民政局里移动,门口处,忽然走进来一个男人,一身裁剪得体、用料考究的西装包裹着挺拔的身材,他蓦然出现的地方,像是有一道逆光,为他的五官打上了合理的阴影,光线明灭中的五官像是上帝的鬼斧神工,无可挑剔。

苏贝本来黯淡至极的双眸中,蓦然被这个男人照出了光彩。

另外一个男人跟在那个男人身边,低声说道:“陆爷,她没来。”

“那让她不用来了。”陆赫霆清清淡淡开口,神色从容,却无形之中给人一股巨大的压力。

他说完,正要转身离开,苏贝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她听到他的新娘没来,心中便打定了主意,就他了!

被迎面而来的女孩儿挡住了去路,陆赫霆垂眸看着她的脸庞,巴掌大的小脸上红得醉人,长睫扇动眼神迷醉,很可人,他眸底的暗色散开又微凝了起来。

苏贝十八岁的声音略带稚气,娇嫩欲滴,“陆先生,你新娘没来啊,我正好有个不情之请。”

“不情之请?你确定知道我是谁吗?”陆赫霆望着她仰起的小脸。

“当然知道,陆惟俭家的司机嘛。”苏贝眸色更是迷醉,“你开车来接他的时候,我见过两次。”

她只听到刚才的人告诉他人没来,却没听到“陆爷”这象征着身份的称呼!

0 第6章 持证上岗
司机?自己长得像司机?陆赫霆微微拧了眉,半侧俊脸低垂眸,视线里容纳进女孩儿的笑靥。

女孩儿轻笑出声:“不过看你的样子,该当总裁才对,竟然去当司机,真是屈才了。”

陆赫霆的眉毛高高挑起,唇角上带起了似笑非笑的弧度,男人特有的性感当中闪过一抹兴味。

“为什么是我?”陆赫霆难得的有了耐心。

“就你……最顺眼……”苏贝有些歪歪扭扭的,像是醉酒到极致,快要晕过去。

陆赫霆微眯了眼眸,女孩儿这个样子,却没有半点酒气,很显然,是被人动了什么手脚。

还算她有点眼光,找到的人是他。

“所以,可以吗?”苏贝的药物已经发挥到了极点,眼下,她只想尽早睡了这个男人,但是即便对方是司机,她也尊重地征询他的意见。

“我同意了。”陆赫霆从她手中抽出证件以及早已经签好字的结婚申请书,递给身后的助理,“办了。”

助理微怔了一下,随即接过了东西。

五分钟后,新鲜出炉的两个大红本本,送到了陆赫霆的手中。

陆赫霆接过,顺手将苏贝拦腰抱起,迈开修长而结实有力的长腿,大步走了出去,直接将她扔上了自己的宾利。

“回家。”交代完司机后,陆赫霆直接按下了前后排座椅之间的挡板,看起来,怀里这个女孩儿是不太行了,有些事情,需要就地做才行。

持证上岗,男人幽深黝黑的眸中闪过一抹兴味,他喜欢这个设定。

两个小时后,女孩儿在陆赫霆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陆赫霆虽然还有些没餍足,倒也没再强求。

既然已经持证,来日方长。

只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车子还没有回到陆家。

陆赫霆掀开挡板:“怎么回事?”

“陆爷,前方出现了车祸路被堵住了,无法通行,后面车太多,也无法后退。”司机汇报道。

陆赫霆放下挡板,低眸看怀里的女孩儿,她闭着双眸,修长的眼尾上有些湿润的痕迹,刚才她是哭了,怕疼得娇气。

他看了她的证件,十八岁,刚刚成年,在华国也刚到结婚年龄,难怪一脸倔强,装作很熟悉的样子,真正做事的时候,却不争气地掉眼泪。

陆赫霆正饶有兴味地欣赏着眼前的小脸,传来了一阵突兀的声音震动,手机上一个电话过来,怀里的女孩儿被惊扰得动了一下身体。

他轻轻将她放好,怕弄醒她,滑下接听键,下车去接电话。

此刻整个高架桥上道路水泄不通,所有人都停下了车,不少人钻出车门来抽烟聊天,陆赫霆此举,不显突兀。

车上的苏贝却在他下车的时候被惊醒。

这是哪里啊?苏贝坐了起来,她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在民政局里,她拦下了之前见过两次的陆家司机陆赫霆,要求跟他春风一度。

那么看现在的样子,这春风是度完了?

她轻轻地“嘶”了一声,这春风可真是不怎样啊。

0 第7章 怀孕了?!
醒过神后,苏贝赶忙抓起座椅上自己的证件。

手指碰到那个红本本的时候,下意识地翻开,印入眼帘的竟然有她的名字!

而另外一个名字,叫做陆赫霆!

就是陆氏集团那个少爷家的司机!

他他他他竟然直接办了结婚证!

望着这并排的两个名字,苏贝一时之间完全傻眼了。

她的不情之请是想跟他睡一次,他以为的不情之请是想跟她睡一辈子?

苏贝抓着头发懊恼得好想打自己一巴掌。

“陆赫霆这是疯了吗?”苏贝无语地看着大红本本,“不过说起来,这件事情也不全怪陆赫霆,在民政局那个地方,我说出那样的话,也难怪他会多想了。只是我已经没有心思再走进婚姻里,更没信心再经营好一段感情。我不知道怎么做,才可以取得别人的信任……”

对不起了,陆赫霆。苏贝轻轻地说道。

她快速地收拾好自己的证件,却不敢再碰那两个红本本。

发现车子被堵在高架桥上,苏贝透过车窗,看到男人正背对着自己,阳光缓缓升起,笼罩在他高大而英挺的背影上,仿佛为他镀上了一层专属的光芒。

她再无迟疑,拉开车门,径直下车,穿过人群和车群,身影快速地消失在了远处。

此刻到处都是烦躁的人,处处停满了车,自然没人注意到这个高挑娇弱的身影到底去了何处。

苏贝离开这里后,直奔机场,买好了机票,飞去了美国。

到了美国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拟定好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和授权离婚委托书,寄给了自己的闺蜜,让她帮忙将东西转寄到陆氏集团陆赫霆收。

她没有能力去经营婚姻和感情,却也不能拖着人家陆赫霆,只需要他签好字处理好离婚事宜,一切就都没问题了。

那么短暂的婚姻,他完全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

苏贝检查到怀孕,是四个月后的事情。

当时逃得太匆忙,根本没有时间吃事后药,当时苏贝也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巧合,一次就有了孩子。

苏贝例假不太准,又有慢性胃炎,所以一直并没有太在意,以为自己是胃病导致的不舒服。

直到十分不舒服去了医院,才发现了状况,胎儿的月份已经很大了。

拿到检查报告,苏贝俏脸微沉了下来,心中掀起了久久不散的波澜。

陆赫霆的样子,猝不及防地出现在脑海里,满满地占据了她的思维。

苏贝掀开眼眸认真地再看了一遍检查报告,才确定,自己是真的怀孕了。

自己连感情都经营不好,又怎么能够经营好亲子关系呢?

苏贝闭上了眼眸,长睫无力地闪动着,最终她捏紧了掌心,决定拿掉孩子。

“孩子已经太大了,根本就没办法做手术。”

“我们这里本就不能做流产手术,苏小姐,不可能的。”

“何况,这是双胞胎,你确定吗?”

这是双胞胎,你确定不要吗?

苏贝敛起了漂亮的双眸,遮住眸底黯淡的光彩。

几个月后,在美国的一家医院里,苏贝进入了产房。

当她睁开艰难地睁开虚弱的眼睛的时候,医生遗憾地说道:“苏小姐,其中一个孩子生了重病,我们实在是无力回天……”

喜悦伴随着伤悲席卷了苏贝,在她心中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