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抢先看、恋人穿梭、abo漫画、恋人穿梭漫画

网站简介:一个漫画抢先看的网站(www.mhqxk.vip)。每日最新更新恋人穿梭漫画在线阅读。漫画大全:【羞羞漫画、腐女漫画、啵乐漫画、耽美漫画、同人漫画、漫画排行榜、漫画大全、百度网盘漫画、汉化版漫画、肉肉漫画】。只要你想看的这里都有:韩漫、日漫、腐漫、古风漫画、abo漫画、爱豆漫画、多人漫画、骨科漫画、纯爱漫画、彩虹漫画、都市漫画、校园漫画、悬疑漫画、北欧漫画、后宫漫画、连载漫画、少女漫画、恋爱漫画、剧情漫画、暧昧漫画。腐男腐女们赶紧收藏吧!!!

漫画抢先看、恋人穿梭、abo漫画、恋人穿梭漫画

漫画抢先看、恋人穿梭、abo漫画、恋人穿梭漫画

恋人穿梭

作者:야생 의 신령

作品指数: ★★★★★★★★★★★★ ★★★

漫画类型:都市漫画 abo漫画

漫画更新时间:【 2021-06-30 】

《恋人穿梭》漫画最新更新至 第 123 话

热门漫画推荐:【 bl漫画抢先看·羞羞漫画抢先看·腐女漫画抢先看·啵乐漫画抢先看·耽美漫画抢先看·同人漫画抢先看·漫画排行榜抢先看·漫画大全抢先看·百度网盘漫画抢先看·汉化版漫画抢先看·肉肉漫画抢先看

恋人穿梭漫画作品简介:
半A半O的男主,无意中觉醒了O的本能,这下子周期来了,可咋办呢?

站点导读:恋人穿梭 漫画来源:腐漫库(www.fumanku.com)

恋人穿梭漫画在线预览

漫画抢先看、恋人穿梭、abo漫画、恋人穿梭漫画

恋人穿梭漫画限时免费阅读章节

第一话:恋人穿梭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恋人穿梭、abo漫画、恋人穿梭漫画 第一话

第二话:恋人穿梭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恋人穿梭、abo漫画、恋人穿梭漫画 第二话

第三话:恋人穿梭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恋人穿梭、abo漫画、恋人穿梭漫画 第三话

第四话:恋人穿梭漫画免费阅读恋人穿梭第四话

第五话:恋人穿梭漫画免费阅读恋人穿梭第五话

第六话:恋人穿梭漫画免费阅读恋人穿梭第六话

更多漫画精彩剧情

敬请观看

漫画持续更新

漫画抢先看、恋人穿梭、abo漫画、恋人穿梭漫画

未完待续……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前一刻天堂,后一秒地狱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卧室里的气味还没散去。

林帘看摩擦玻璃映出的高大身影,捡起地上的睡裙穿上,开窗散味,然后把床单被套换了,地上用过的套收拾了。

弯身的时候,腰很酸,腿也极度不适。

他刚刚很用力,她一度承受不住。

只不过他今晚真的有些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公司里的事。

但他素来不告诉她公司里的事,她也不爱问。

湛廉时穿着浴袍出了来。

林帘温柔的说:“床我收拾了,快睡吧。”

湛廉时是临城乃至全国都有名的大老板,他的公司盛世集团是全国有名的投资公司,他在临城跺跺脚,全国都会抖一抖。

而她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家庭的孩子,她能嫁给他,上辈子不知道烧了多少高香。

在工作上她无法帮助他,她就只能在生活上帮助他,让他不会有后顾之忧。

湛廉时走过来,打开抽屉,把一份文件递给她,“签了。”

林帘接过,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他从没给过她文件这种东西。

湛廉时却不回答她,点燃一支烟坐在沙发上抽起来。

林帘翻开文件,偌大的‘离婚协议’四个黑体大字落进她眼里,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

离婚……

他要离婚……

文件落在地上,林帘看湛廉时,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你要……离婚?”

前一刻还和她紧密贴合,在她身体里进出的人,下一刻就把离婚协议给她,她觉得这不真的,她在做梦。

“嗯。”

湛廉时吐出一口烟圈,白色烟雾模糊了他俊美的五官,她看不透他。

“为什么?”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可这一年,他对她很好,他很宠她。

她从没觉得自己这么幸福过。

她爱上了他,很爱很爱。

湛廉时眉头皱了下,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不悦。

但他还是说:“我爱上了别人。”

林帘后退,跌靠在床头柜上。

一年前,他是高高在上的临城湛总,她是一个还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实习员工。

他找到她说结婚,她问为什么,他说她懂事。

他需要一个懂事的女人。

她答应了。

而后的生活她觉得自己在做梦,他带她去见他的家人,尽管他家人不喜欢她,他也力排众议娶她,给她盛大的婚礼,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湛廉时结婚了,娶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他每天回来,不管再忙,有时间他会带她出去玩,会带她去逛街,会解决她娘家一切的麻烦,他像个好老公,让她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来自爱人的疼爱。

而现在,他说他爱上了别人。

林帘不相信。

可对上这双深渊一样的眼睛,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

手指抓紧床头柜边角,指甲翻飞,她感觉不到一点疼。

点头,“好。”

0 第2章 湛廉时喜欢的女人
林帘签了离婚协议,第二天一早律师就过了来,把一份厚厚的文件递给她,“这是湛总给您的赡养费,里面有房产,基金,股票,名车,您看看。”

林帘看着那份文件,好一会,推回去,“不了。”

婚前,她没有帮助过他什么,婚后,亦没有。

她没有资格要这些东西。

律师说:“太太,这是湛总嘱咐了的。”

林帘顿了下,看向律师,“他呢?”

“湛总出差了,要一个星期后才回来。”

“湛总说,这一个星期把这些资料过户了,一个星期后回来去民政局。”

林帘点头,再次看向那份文件,几秒后,接过,翻开。

律师见她翻开,开始一一细说,“北郊那边有栋别墅是记在太太您名下的,市值一个亿,临城黄金地段帝都豪景有一套公寓在您名下,市值五千万,名下门面在东街,西街,南街,北街,各三套,市值六个亿,还有……”

“林律师。”林帘打断他。

林律师看向她,“太太请说。”

“这些我都不要,我只要我现在住的这栋别墅,可以吗?”

这里有她们的回忆,是她唯一想要的地方。

林律师给湛廉时打电话,此刻湛廉时正在两千英尺的高空,旁边坐着和他一起出国的刘妗。

男人听完林律师的话,抬眸,漆黑的双眸深邃无边,薄唇开合,淡漠无情的话传到手机另一端,“随她。”

“好的,湛总。”

刘妗见湛廉时挂断电话,嘴角勾起一抹笑,挽住湛廉时胳膊,“我好像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湛廉时把手机放一边,继续看杂志。

刘妗见他不喜不怒的,却知道他心情不是很爽利,把他手上的杂志拿走,霸道强势的说:“湛廉时,看着我。”

湛廉时侧眸看她,一双眸幽深无底,让人心里发憷。

刘妗却不怕,她和他在一起五年,早已摸透这个男人。

如果不是她一时犯错,怎么会容许他娶别的女人!

“我回来了,你要不珍惜,那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再回来,知道吗?”

一如既往的霸道,强势,这就是她刘妗。

他湛廉时喜欢的刘妗。

湛廉时抬起她下巴,指腹在她下巴摩擦,眸里漆黑缓动,“妗儿,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

手续很快办好,林律师离开,林帘叫住他,“林律师。”

林律师转身,“太太。”

林帘下意识握紧手上已经属于她的这栋别墅合同,看刘律师,眼里含着小心,期待,“去民政局那天,他会回来,和我一起去民政局,是吗?”

她想再见他一面,好好看看他,永远记在心里。

“是的。”

当天下午,林帘租了间市中心的公寓,开始在网上找工作。

这一年她停止了工作,在家做全职太太。

现在她要出去工作了。

只不过她不是本科生,是夜大,无法做体面的工作。

但她不在乎,多大的胃装多少饭,她有自知之明。

很快找到一家化妆品公司的销售,投了简历,让她明天去面试。

林帘脸上浮起笑,眉眼温柔,这世界上不是没有谁就不能活了。

她得生活,没有那么多时间伤春悲秋

0 第3章 婆婆来了
面试很成功,林帘形象好,皮肤好,身上带有一股温和的气质,很适合化妆品的销售,当天就开始上班。

她上班的地方在盛和大厦,盛和大厦是临城最大的商场,消费档次在中高档,每天客流量很多。

林帘很努力,每天最早一个来,最晚一个走,期间了解化妆品,做笔记,看其她店员怎么销售,她现学现卖,几天时间便熟悉了。

店长把她的努力看在眼里,很满意。

这天,林帘成功推销了一款产品出去,送走客人,手机响了。

林帘对店长说:“店长,我接个电话。”

老板都喜欢勤奋上进的员工,自然的,对这种员工在一些事情上就非常通情达理。

“去吧。”

林帘拿着手机走到里面储藏室,当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婆婆两个字时,她脸上的笑凝固,随之是紧张。

一年前,湛廉时要娶她,湛家二老坚决不同意,可不管二老怎么坚持都坚持不过湛廉时。

没办法,只能妥协,但在二老眼里,从没有承认过她这个媳妇,湛廉时也特别维护她,从不说让她孝敬公婆,这一年以来,她除了第一次被湛廉时带到湛家见过二老,就再也没见过二老。

现在,婆婆的电话打过来,林帘不紧张不可能。

“妈。”林帘声音细软,绵柔,让人想讨厌都讨厌不起来。

“我在旁边的西雅餐厅等你,你现在过来。”

婆婆语气不好,但极有休养,没有在电话里对她发脾气。

只不过婆婆说完便挂了电话。

林帘看着手机,想要给湛廉时打电话,告诉他婆婆要和她见面的事。

但想到两人现在的关系,林帘把手机放兜里,出来跟店长请假。

十分钟后,林帘来到旁边的餐厅,服务员领着她去包厢。

包厢里没有别人,只有婆婆韩琳。

林帘走过去,细声软语,“妈。”

韩琳看她,视线从她头顶扫到脚下,再从脚下扫到头顶,眉头越拧越紧,“你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她有事情来这边,顺道也来看看儿子,但还没去看儿子,就看见媳妇在一家化妆品专柜里卖化妆品。

她们湛家什么时候缺钱缺到要儿媳去外面做这种低等工作?

想着韩琳脸色就无比难看。

但林帘没有回答她,反而惊讶的看着她。

妈似乎还不知道她和湛廉时离婚的事。

韩琳见她不说话,脸色沉了,“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真是上不得台面的家庭,出来的孩子也一样没规没矩!

林帘反应过来,赶紧摆手,“妈,不是的,我……”

她还没说完就被韩琳打断,“什么不是?我亲眼看见!难道你要我亲自抓你现行你才承认?”

“林帘,我告诉你,我们湛家丢不起这个人!”

韩琳已经怒到极致。

本身对这个媳妇就不满意,偏偏这媳妇还一点都不懂事,廉时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女人!

韩琳越想越气,站起来,“你马上给我回去,以后不准再做这些工作,好好在家做你的全职太太,否则,别怪我当婆婆的为难你!”

林帘拧眉,心里有些着急,“妈,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现在她已经肯定婆婆不知道她和湛廉时离婚的事,但她既然已经签了离婚协议,现在婆婆也在,她也就没有必要隐瞒。

然而韩琳以为她要狡辩,不想听她的话,拿过包就走。

林帘追上去,不想,走出包厢便撞上一个服务员。

服务员正端着餐食,被她一撞,手上的餐食都洒在地上,也落在她身上。

一股浓烈的腥味落进鼻子,林帘胃里瞬间翻江倒海,她没忍住,捂住嘴当场吐了起来。

韩琳听见声音,转身去看,便看见林帘捂嘴呕吐的模样。

她想起什么,脸色一变,快速过去,“林帘!”

0 第章 她怀孕了
林帘被送进医院妇产科,很快检查结果出来,她怀孕了,六周,一个半月。

婆婆拿着检查单,脸笑成了一朵花。

林帘却是脑子空白。

怀孕……

她怎么会怀孕……

她们每次做的时候湛廉时都有戴套,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怀孕?

林帘心尖颤抖,不敢相信却又难掩激动。

她和他的孩子……

韩琳很快打电话通知老爷子和老伴,激动的不行。

林帘却看她激动的模样,心里一紧。

在离婚的档口怀孕,这个孩子属于谁?

她的,湛家的,抑或是……打掉?

手瞬间攥紧。

不,她不能承认自己怀孕了!

林帘立刻说:“婆婆,我没有怀孕!”

韩琳顿时看白痴一样看着她,对这个儿媳妇她现在是没有任何话想说。

拿着手机出去。

她要给廉时打电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他手机竟然打不通。

林帘见婆婆出去,知道她再不把她和湛廉时离婚的事说出来那就麻烦了。

“婆婆,我和阿时离婚了,我不可能怀孕!”

韩琳停住,“你说什么?”

……

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凯悦大酒店。

付乘接了韩琳的电话后便去了酒店找湛廉时。

他是湛廉时的首席秘书。

门打开,刘妗穿着真丝睡袍性感的出现在门口。

付乘低头,“刘小姐。”

刘妗看他神色,说:“进去吧,你们湛总在衣帽间。”

一个聪明的女人不会无理取闹。

“好的。”

付乘直接去衣帽间,湛廉时正站在穿衣镜前扣衬衫纽扣。

男人精雕细琢的五官堪称上帝最好的杰作,黄金比例的身材更是让他有如完美的璞玉,一双眼睛深如浩瀚银河,时而高深莫测,时而波诡云谲。

他久经商场,身上由内而外散发成熟男人的味道,成功人士的气息,他充满了魅力,是个无价之宝。

“什么事?”

付乘,“太太怀孕了。”

扣袖扣的手停住,周遭的气息变了。

就连靠在门上拿着酒杯轻晃的刘妗也愣了。

一分钟后付乘离开,刘妗勾起嘴角,嘲讽的看湛廉时,“怀孕?湛廉时,你什么意思?”

湛廉时拿过西装外套穿上,语气一如既往的淡漠,“意外。”

刘妗把酒杯扔地上,“意外?我当初跟赵起伟亲了下你就跟我分手,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现在你让别的女人怀孕了,你把我刘妗当什么了?”

她的骄傲不容许这么被人践踏!

尤其是湛廉时!

湛廉时终于看向她,眼睛有了波动,有了丝难见的温柔,“妗儿,我给过你机会。”

刘妗笑了,“所以,你就这么报复我?”

湛廉时转身,来到她面前,眸里的那丝温柔收了,变的冷漠,“我说了,意外。”

刘妗扭头,两秒后转过来,脸上的怒气已经褪的一干二净,恢复到她自信的笑,“好,我为我曾经的错误买单,你怎么处理,我不干涉,但你记住一点,我刘妗没有你,照样能活!”

0 第5章 打掉
林帘被看了起来,不管她做什么,都有人跟着。

她知道,婆婆怕她带着孩子走。

因为她一直否认这个孩子的存在。

她陷入了恐慌。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无法拥有这个孩子。

不论她说什么,她都没有话语权。

可不管她多害怕,湛廉时还是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湛廉时来到了病房。

他穿着西装,手腕搭着大衣,英俊帅气,气场卓然。

他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

林帘看着他,觉得恍如隔世。

看守她的人离开,病房门关上,湛廉时拿过凳子坐在床前。

双腿交叠,大老板沉敛的气场展露无遗。

林帘下意识坐起来,伸手想把他手上的大衣拿来挂好。

这是她一年来早已深入骨髓的习惯。

可她的手僵在了空中,因为湛廉时把大衣放在了床尾。

男人看向她肚子,“怀孕了?”

清清淡淡的,像平时再平常不过的谈话。

指尖蜷缩了下,林帘收回手,低头,“没有,检查错了。”

到这个时候她也一口咬定没有。

湛廉时视线落在她脸上,看了她一分钟,说:“打掉。”

打掉……

林帘眼睛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湛廉时。

这是他的孩子,他怎么能这么轻松的说打掉就打掉?

不,她没有怀孕。

林帘摇头,“我……我没有怀孕……”

她抓紧被子,指甲翻飞,骨节用力到发白。

可即便这样,她依然呼吸沉重,身体发抖。

她深呼吸,压住自己狂乱躁动的情绪,稳住狂跳的心,一字一顿,无比坚定,“阿时,我没有怀孕。”

“你相信我。”

湛廉时看着她,好久,起身,“医生我会安排好,你好好休息。”

男人离开,挺拔的脊背那般有安全感,那般让人信赖,可他却说出这般残忍无情的话。

林帘眼眶眨眼变红,指甲断裂。

“我想要这个孩子,他以后姓林,不姓湛,他跟湛家没有任何关系,阿时,可以吗?”

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对于湛廉时来说有多无理,有多不懂事。

可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让这个孩子流掉。

这是她们的孩子。

有着他的血脉的孩子啊……

湛廉时头微抬,背对着她的背影一瞬间变得冷冽。

“林帘,你不懂事了。”

病房里的气息安静了。

林帘看着他,眼睛变红。

她说,像用尽全身的力气在说:“阿时,我就这一次不懂事,就这唯一的一次,好不好?”

“不好。”

林帘跌在床上,眼泪滑落。

这一年里,他对她好到令人发指,外面的人都说她上辈子不知道烧了多少高香才得到这个男人的爱,她亦觉得自己幸运。

可谁能想到,曾经对她无比宠爱的人这一刻会对她这么无情。

梦果真是梦。

当不得真。

你当真,你就输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