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一个漫画抢先看的网站(www.mhqxk.vip)。每日最新更新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在线阅读。漫画大全:【羞羞漫画、腐女漫画、啵乐漫画、耽美漫画、同人漫画、漫画排行榜、漫画大全、百度网盘漫画、汉化版漫画、肉肉漫画】。只要你想看的这里都有:韩漫、日漫、腐漫、古风漫画、abo漫画、爱豆漫画、多人漫画、骨科漫画、纯爱漫画、彩虹漫画、都市漫画、校园漫画、悬疑漫画、北欧漫画、后宫漫画、连载漫画、少女漫画、恋爱漫画、剧情漫画、暧昧漫画。腐男腐女们赶紧收藏吧!!!

漫画抢先看、放不开的家伙、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多人漫画

漫画抢先看、放不开的家伙、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多人漫画

放不开的家伙

作者:야생 의 신령

作品指数: ★★★★★★★★★★★★ ★★★

漫画类型:都市漫画 多人漫画 连载漫画

漫画更新时间:【 2021-06-17 】

《放不开的家伙》漫画最新更新至 第 10 话

热门漫画推荐:【 bl漫画抢先看·羞羞漫画抢先看·腐女漫画抢先看·啵乐漫画抢先看·耽美漫画抢先看·同人漫画抢先看·漫画排行榜抢先看·漫画大全抢先看·百度网盘漫画抢先看·汉化版漫画抢先看·肉肉漫画抢先看

放不开的家伙漫画作品简介:
“你要是女人我就立刻你交往” “我因为是你才喜欢” 第n次经历分手的贤俊,向自己17年的发小诉说痛苦 暗恋了贤俊很多年的仁浩瞬间就和贤俊说出了不像告白的告白。 之后对性取向产生疑惑的贤俊对仁浩提出了契约恋爱… 开始契约恋爱后,贤俊很心动他在想自己是否会喜欢上其他男人, 于是就去了gay吧,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佑民。

站点导读:放不开的家伙 漫画来源:腐漫库(www.fumanku.com)


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在线预览

漫画抢先看、放不开的家伙、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多人漫画

放不开的家伙漫画限时免费阅读章节

第一话: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放不开的家伙、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多人漫画 第一话

第二话: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放不开的家伙、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多人漫画 第二话

第三话: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免费阅读漫画抢先看、放不开的家伙、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多人漫画 第三话

第四话: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免费阅读放不开的家伙第四话

第五话: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免费阅读放不开的家伙第五话

第六话: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免费阅读放不开的家伙第六话

更多漫画精彩剧情

敬请观看

漫画持续更新

漫画抢先看、放不开的家伙、放不开的家伙漫画、多人漫画

未完待续……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知道怎么撩人吗?阅读全文轻松了解撩人技巧

污污的话把对象撩起来了

1、你是十岁的喜欢,也是十岁的最爱。

2、晚安心上人,早日同床枕。

3、“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可我觉得我不是”“那你是什么?”“我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4、“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因为我喜欢你。”

5、你是我爱过,痛过,挣扎过,放弃过,还是想要倾尽所有爱的人。

6、“能在愚人节骗我一次吗”“好啊”“你喜欢我吗?”

7、“我感冒了”“那你注意身体”“因为我看到你就没有抵抗力”

8、只要您握住另一只手,我就可以用一只手征服世界。

9、人总会老,你老了身边会是我。

10、爱你,目光愿意跟随你,你的身影是我的目的地。

11、“我们去吃全家桶吧”“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12、会不会有人,就算把命丢掉也不会把我丢掉。

13、浪漫与温柔,在笔尖流动,用心绘画你的娇羞。

14、“你知道我最想吃什么面吗?”“什么面”“我想吃到你心里面”

15、“我可以亲你吗”“不可以”“那我刚刚对你说了什么”“我可以亲你吗”“嗯,可以”

16、你若真心以待,我便痴心不改。

17、“你能模仿下啄木鸟吗”“怎么模仿”“就拿我的脸当树”

18、“知道我为什么不爱吃肉吗?”“为什么?”“因为你是我的菜,为了你,我放弃吃肉”

19、“你不做饭给我吃”“我哪来力气和你撒娇”

20、趁现在我还喜欢你,可不可以不要错过我。

21、“我想找个大风天去见你”“为什么?”“这样,就能让风把你吹到我怀里”

22、“想不想试一试。”“试什么?”“我口红的味道。”

23、“情人眼里出什么?”“西施?”“不,是出现你。”

24、余晖晕染了天空的白云,让它们变成了彩色。

25、“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那么好看吗?”“不知道啊”“因为我的眼睛里全是你”

26、“我想在你那里买一块地。”“买什么地?”“买你的死心塌地。”

27、谢谢你曾光临我的梦,带着我的心狂奔。

28、女:这个饭店的饭很难吃。男:宝宝,我也觉得不好吃,下次尝尝你做的。

29、麻烦你把手头的事放放,开始来喜欢我。

30、“你会喜欢我吗?”“不会”“那我可以教你啊”

31、“忍住了不吃巧克力,忍住了不喝奶茶。”“但没忍住不跟你说晚安。”

32、“我发现有人暗恋你。”“谁啊?”“我啊。”

33、你用你的一辈子做堵住,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34、别管,别想,别问,我只爱你。

35、“你知道我想变成什么样的人吗?”“变成你的人。”

36、你可以让我伤心,但是千万不要让我死心!

37、要学着自己笑,自己哭,自己唱歌给自己听。

38、你完全就是个小傻子,算了我还是让着你吧。

39、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40、你的余生能否多给我点戏份,我入戏太深舍不得你的温存。

41、今夜太晚了,明天继续想你。

42、“我有那么多支笔,你知道我最喜欢哪一支吗?”“不知道”“你这个北鼻”

43、你会喜欢我吗?不会就赶紧学。

44、“你有几个眼睛”“2”“你有几个嘴巴”“1”“嗯我也爱你”

45、“我喜欢你!”“然后呢?”“做我女朋友吧!”“那可不行。”“那你把个字还给我。”“我喜欢你。”“我也喜欢
你。”

46、“你背着我感觉沉吗?”“整个世界背在身上,你说沉不沉”

47、喜欢你看我的感觉,喜欢你微笑的直接。

48、把你的心交给我,你要是不给我可就要抢了。

49、“好奇怪啊”“怎么了?”“为什么有你在的地方,空气都这么甜?”

50、世界停止旋转,低头看,日光如你般温暖。

51、我们在一起的习惯那么多,你让我怎么改。

52、“如果想我了,那就抱抱空气吧”“毕竟我的可爱触手可及”

53、我想牵你的手,从青丝到白发。

54、女:我饿了,一起去吃饭吧?男:你要先当我女朋友才行。女:为啥呀?男:我订的是情侣餐厅。

55、“你先走吧,我怕我拖你后腿”“没事,我腿粗”

56、“你累不累啊?”“不累。”“可是你都在我心里跑了一天了。”

57、睡觉想你,落枕了。

58、男:今天什么日子?女:520呀。男:我爱你!

59、“我想自己晒黑”为什么?“这样我才能秘密地保护你。”

60、你要不要搬到我甜甜的梦里,和我睡一觉。

61、“对我来说你是朝阳也是明月”“为什么呢?”“因为我起床想到的是你,睡觉想到的还是你~”

62、你是我的天下无双,我最后的念念不忘。

63、“你看过怦然心动吗?”“没有。”“现在你看到了。”

64、“你喜欢的是谁?”“反正不是你”“你骗我一下会死啊?”“骗了,你没死啊!”

65、长的丑的撩妹当然需要套路,如果你长得帅,你只需要套。

66、和你生活每天我有件事要做,一日餐。

67、“我们的友情就到这里吧。”“为什么?”“因为这刻将开始我们的爱情。”

68、这个世界有你在就好,余生只望岁月静好。

69、“我欠你的太多了”“什么鬼”“你多大?”“24”“我欠你24年的陪伴。”

70、“你属什么?”“我属兔”“你不是属于我吗?”

71、众生皆是小饼干,你是最甜那一块。

72、如果我们这一世不够爱,来生必定长久。

73、“我想在找一种面”“什么面?”“你的心里面”

74、“你知道情人眼里出什么吗?”“西施?”“不,出现你”

75、我愿一年季爱你,爱你生生世世。

76、“你东西掉了”“啊什么东西啊?”“你把手伸出来,你把我弄掉了”

77、我:好饿啊。他:走去吃饭。我:不想吃饭想吃你。

78、爱、是同甘共苦旳相伴,是偕手白头旳幸福。

79、“你会弹琴吗?”“不会”“那你是怎么拨动我的心弦的?”

80、“可不可以做我的奥利奥?”“不可以吃我哦。”“我想泡你。”

81、若我遇见你,事隔经年,我将如何致你,以眼泪,以沉默。

82、找一个人,一起去看春暖花开,看日出日落。

83、用海浪的波度,爱你。

84、“如果我长胖了你还爱我吗”“你知道“重要”是什么意思吗?”“什么意思?”“重要就是:你再重,我都要”

85、愿你在被爱人的眼里,连撑伞的样子都像捧着一束玫瑰花。


热门小说推荐

小说资源库(www.xszyku.com)简介: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小说排行榜嫡长女她又美又飒让你充分享受阅读的乐趣。热门小说推荐【玄幻、仙侠、系统、无敌、重生、异界、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海量精品小说携手掌阅。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小说资源库

小说主角: 白卿言,萧容衍

小说章节: 第 931 章

站点导读: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小说简介: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 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 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 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

精选章节免费阅读

0 第1章 重生
白卿言喝完一碗苦药,用帕子擦了擦嘴,靠坐在床头凝视插着红梅的白玉瓷瓶出神。

她明明已经死了,怎么睁开眼竟回到了宣嘉十五年腊月十四。

她记得,腊月十五二妹妹白锦绣出阁,忠勇侯府世子来迎亲早到了半个时辰。镇国公府十七子尽数去了南疆战场,长辈提前安排拦门的表亲不成器凑在后院偏僻处斗蛐蛐赌钱,无人拦门,导致白锦绣提前一个时辰出门。

就是这提前一个时辰,迎亲队伍遇到了劫杀梁王的人,白锦绣听说梁王遇刺出手护住梁王,自己却命丧刀口。

想到梁王……

白卿言闭眼,用力攥紧身下的床单,气息不稳。

她脑海里全都是死前,梁王淡漠戏虐的目光,凌厉到让人心惊的五官。

他蹲跪在浑身是血虚弱的连头都抬不起来白卿言面前,说了很多。

说他如何联手祖父军中副将刘焕章坑杀了白家所有男儿,说他如何用白卿言赠予他兵书上祖父的笔迹,伪造了坐实白家通敌叛国的书信,又如何把白家一门遗孤逼上死路……

上辈子她竟蠢得相信梁王对她情义无双,相信他登上高位的原因是为了替白家翻案,甘为他牛马随他出征为他挣下不世军功,成全他战神的名声,助他登上太子之位。

可他害死了祖父父亲和她的兄弟不说,连她的妹妹们都没有放过,想起她七个妹妹经梁王之手无一善终的下场,白卿言血气涌上心口,胃里翻江倒海般绞痛,恨不能活撕了梁王那个薄情寡义的畜牲。

“大姑娘……”大丫头春桃轻轻唤了白卿言一声,捧着攒盒低声道,“洪先生开的药好是好,就是太苦了些!大姑娘吃颗蜜饯儿给嘴里换换味儿。”

白卿言捡了颗姜汁话梅含进发苦的口中,定定看着给她背后加了个软枕的春桃,春桃是母亲董氏奶妈的女儿,自小跟在她身边当差,忠心不二。

“二姑娘,这雪大路滑的,您怎么过来了?”

院内传来洒扫婆子小心翼翼讨好的声音。

暖阁里,正要弯腰拢碳火的春妍搁下手中火钳子,挑了帘出去行礼,语气不善:“二姑娘。”

白家二姑娘白锦绣踏上台阶,解开披风,轻声问给她行礼的春妍:“长姐可好些了?”

“托二姑娘的福,大姑娘好着呢!二姑娘明日要嫁去忠勇侯府了,海一般的事情等着二姑娘,二姑娘不赶紧准备着,何苦大雪天儿的往我们清辉院跑。”

春妍心里不痛快,话里夹枪带棒的。

原本和忠勇侯世子订了亲的明明是她们家大姑娘,就因为大姑娘十六岁那年随国公爷上战场受了伤落下病根子嗣艰难,这和忠勇侯世子定亲的就成了二姑娘,春妍心里怎能服气?

春桃闻声朝隔扇外看了眼,替白卿言拢了拢锦被,问:“大姑娘,二姑娘来看您了,您见吗?”

白卿言一下握紧拳头,想起前世梁王说,他之所以留白卿言一命,是因为白锦绣出阁当天替梁王挡了一刀,她临死前哀求梁王此生好好护着白卿言,不要负她。

白卿言心头酸涩,沙哑着声音吩咐:“你去迎迎二姑娘。”

春桃应声从主屋里出来,双手交叠规规矩矩行礼唤了二姑娘,才道:“大姑娘刚喝了药,气色已经好多了,特让我来迎迎二姑娘,二姑娘快请!”

春桃亲自给二姑娘白锦绣打帘。

白锦绣进屋暖气迎面扑来,怕过了寒气给白卿言,她站在进门的火盆前烤了烤,这才绕过屏风朝内间走来:“长姐……”

再见白锦绣清丽秀净的面容,羞耻、愧疚的情绪在白卿言内心汹涌翻腾,是她当初对梁王的当断不断让白锦绣以为她钟情梁王,拼死护下这个逼死白家满门的恶鬼畜牲,她愧对白锦绣愧对白家。

春桃让丫头给白锦绣端来杌子放在床边,不等白锦绣坐下,白卿言嘴里发苦,红着眼对白锦绣招了招手:“锦绣……你过来!”

白锦绣拎着袄裙裙摆,在白卿言床沿坐下,只觉白卿言整个人如老者般暮气沉沉,她满目担忧握住白卿言的手:“长姐,是不是因为明日……”

不等白锦绣说完,白卿言便摇了摇头,哽咽道:“锦绣,长姐希望你能答应长姐,以后不论遇到何种情况,都必须护好你自己,知道吗?”

“长姐?”白锦绣摸不着头脑。

“你答应长姐!”白卿言用力握紧白锦绣的手。

白锦绣见白卿言气息不稳,忙不迭点头:“锦绣知道了长姐!”

明日白锦绣出阁琐事繁多,只在白卿言这里略坐了坐,便起身回去。

送走白锦绣,白卿言遣了所有丫鬟,躺在床上,前前后后将梁王和白家的事情想了个遍,只觉如一场大梦通体生寒。

从二妹白锦绣的死开始,白家就逐渐被推入深渊。

老天有眼让她重回二妹出阁前一天,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白锦绣和白家如前世那般。

明日白锦绣出阁,她得有万全的准备,万一那些不成器的表兄斗蛐蛐,也得有人能顶上。

还有梁王长安街遇刺的事,上一世结案时说是南燕细作行刺。

可如今细细想来,梁王一个名声在外懦弱无能的王爷,有什么值得历尽艰辛混进大都城的南燕细作来刺杀?

再者,得派靠得住的人去一趟南疆,倘若能有机会救下祖父父亲他们最好,如果没有……也要先一步掌握证据,不能给梁王陷害白氏一族的机会。

还有白家儿郎尽损于南疆的事情白卿言不能瞒着祖母,得提前以缓和的方式让祖母心里有个准备。

这样……等前方战报传回大都城时,祖母才不会受不住打击撒手而去。

只要白家还有祖母这位陛下的亲姑母在,就不至于和上一世一样太过被动。

白卿言身体还虚,又思虑过甚,一阵倦意袭来她半梦半醒,迷迷糊糊梦到了祖父、父亲,还有她的十七位兄弟。

梦到祖母弥留之际拉着她和母亲的手泪流满面,说自己无用……竟在白家最为艰难之际撑不住要先去找祖父了!她把护着白家遗孀的责任交给母亲董氏和白卿言,望她们不要负了她的嘱托。

“祖母!”白卿言惊呼一声,猛地坐起身,胸口起伏剧烈。

见自己还在清辉院的床上,白卿言几乎要撞出胸膛的心跳才逐渐平复。

她雪白的中衣被冷汗沁湿,泪水也沾沁湿了绣花枕。

白卿言闭了闭眼,想到刚才梦里的情景,她不敢再耽搁……该布置安排的得尽快安排下去。

她强撑着打起精神来,掀开锦被沙哑着嗓音唤道:“春桃……”

0 第2章 祖母
“大姑娘!”春妍应声挑了厚帘子从屋外进来,见白卿言坐在床沿,忙拿过夹了薄棉的披风给白卿言披上,说道,“春桃姐姐去夫人那里帮罗妈妈的忙,还没回来。”

瞅着白卿言精神状态不好,春妍不免忧心:“姑娘怎么没有叫人伺候就起身了?”

“什么时辰了?”

“未时了。”春妍将床榻两侧的帐子收了起来,“姑娘要不要用点鸡丝粥?小厨房里方妈妈一直用小火煨着,那香味儿可馋坏人了。”

白卿言拢了拢披风:“伺候我起身吧。”

随着一声“大姑娘起了”,刚还安静的院落,很快热闹起来,扫雪的扫雪,备水的备水。

很快,伺候洗漱的丫鬟们捧着漱口水、痰盂、铜盆、巾帕规矩立在房檐下立成一排,春妍这才让人挑帘,带着丫鬟们鱼贯而入。

春桃回清辉院,听说大姑娘起了,忙拍了拍身上的雪,打帘儿进门伺候。见白卿言一身素白色绣菱花纹袄裙披着白狐大氅要出门样子,春桃疾步上前忙着给白卿言系大氅。

“外面雪正大呢,姑娘您还病着,这是要去哪儿?”

“去看看祖母。”

春桃欲言又止,侍奉白卿言穿好大氅,从炭盆里取了烧的正旺的炭火装进手炉里,她知道他们家大姑娘一向主意正她磨破嘴皮子怕也不顶用。

接过春桃递来的手炉,白卿言揣在怀中,吩咐道:“一会儿我和祖母身边不用你伺候,你避开人,亲自去一趟前院,让卢平护院过半个时辰在后院假山旁的回廊等着我,我有事吩咐他。”

“是!”春桃应声。

白卿言走了两步,攥紧了手炉回头瞅着正收拾衣箱的春妍,打量着目前对她还算忠心的春妍道:“春妍,让青竹酉时过来找我。”

算时间,此时恐白家男儿已经尽损,可……既然老天爷让她重新回来了,白卿言还是想要拼尽全力一试,万一能保住哪怕一个呢?!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哎!我收拾完衣笼就去找沈姑娘!”春妍爽朗道。

雪还未停,白卿言一路踩着雪过来,在长寿院外扫雪的小丫头机灵,老远看到白卿言就进院子里禀报。

这白卿言人还没到院子门口,祖母身边的蒋嬷嬷就赶忙迎了出来。

“大姐儿,雪还未停您怎么来了?”蒋嬷嬷撑着伞和一众丫鬟疾步走到白卿言面前,动作自然拿过丫鬟手里捧的新手炉换了白卿言手中半凉的手炉,亲自为白卿言撑伞。

白卿言当年被刺中腹部落水,留下了病根格外畏寒,全府上下无人不知。

蒋嬷嬷七岁便在祖母身边伺候,一生未嫁,后来祖母西去蒋嬷嬷没过多久就吞金殉主,可见忠心。

“嬷嬷……”白卿言一边和蒋嬷嬷往长寿院走,一边问,“祖母午睡醒了吗?”

“大长公主醒了,正礼佛求佛祖保佑国公爷和世子爷一行平安凯旋。”

“祖母近日身子可好?”

“大姐儿放心,大长公主身子有太医院院判照料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将近年关国公爷、世子爷和哥儿他们没回来,大长公主睡得有些不好罢了。”蒋嬷嬷说。

白卿言点了点头先进了暖阁整理身上的衣裳,蒋嬷嬷有条不紊吩咐人给白卿言换沾了雪的鞋袜,拿热给她净手。

“嬷嬷,您先别忙,我有话和您说。”白卿言解开披风递给春桃,在火盆旁坐下,“你们都先下去吧……”

蒋嬷嬷是个精明人,知道白卿言有话要说静静站在一旁。

“嬷嬷,南疆有消息传来……”

蒋嬷嬷屏住呼吸,有了不好的预感,面色不大好看:“是不是国公爷……”

白卿言凝视着火盆,伸出手烤了烤,沉吟了片刻道:“劳烦您,把上次太后赐给祖母的救命良药拿出来备着,另外再准备些参片。”

蒋嬷嬷点头,面无血色。

白卿言听得“咔嚓”一声脆响,回头朝雕花木窗外看去,竟是积雪压断了树枝。

她冰凉的指尖收紧,抿了抿唇:“再让人拿着祖母的名帖,请黄太医过来候着。”

“大姐儿,其实这段时间大长公主总睡不好,隐隐有了预感!”蒋嬷嬷眼眶泛红,“大长公主一向刚强,不至于请太医过来,大长公主撑得住。”

“嬷嬷,还是请太医过来吧。”白卿言垂着眼,眸底已有泪光。

祖母刚不刚强撑不撑得住,白卿言上辈子已经知道了。

这辈子,白卿言太害怕失去亲人,她知道以祖母的睿智程度,即便是她托借梦境之说怕是也能猜出一二来,她必须做好万全准备。

“莫不是……世子爷也出了事?”蒋嬷嬷扶住门框,腿差点儿软下去。

蒋嬷嬷口中的世子爷,就是白卿言的父亲,大长公主的嫡子。

白卿言看向蒋嬷嬷,眼眶湿红,脊背却挺得直直的:“嬷嬷不是外人,我不怕和嬷嬷透底,以后恐怕……整个白家都要指望祖母了。这事您心里有数就好,确切的朝廷战报传回来之前,我打算假借梦境之说让祖母提前有个准备,祖母还要靠嬷嬷照顾,您可千万要撑住了。”

蒋嬷嬷只觉脑子嗡嗡直响,一身的虚汗,她点了点头自知事情轻重,大姐儿一个孩子都能撑住,她诡谲的宫廷生涯都撑过来了,没道理还不如个孩子。

蒋嬷嬷打起精神,忙让人带了大长公主的请帖去请黄太医。

白卿言在偏房暖了暖身子驱散了身上的寒气,估摸着黄太医差不多要到了,这才让蒋嬷嬷去禀报她来了。

“阿宝,你身子不好,怎么还冒雪来了?”

大长公主一看到白卿言便嗔了一句,话里虽然责怪,可大长公主还是如常伸手拉过白卿言摸了摸,见她手还算暖和这才缓和了脸色。

再见祖母,听祖母唤她乳名,白卿言只觉真若隔世……

她忍着喉头的哽咽,开口道:“祖母我就是想你了。”

大长公主看着白卿言这孩子气的模样,佯装生气用手指点了点白卿言的脑袋,把人搂在怀里,又摸了摸白卿言的脑袋,慈祥道:“再过一个时辰宫廷画师可就要到了,别人都在闺阁里拾掇自己,偏你往祖母这里跑!”

明日镇国公府二姑娘出阁,这是镇国公府第一位出嫁的姑娘,祖母专程请了几位宫廷画师,要给她们姐妹们画丹青。

真实抱着大长公主,闻到大长公主身上的檀香气息,白卿言越发的难过,生怕这个消息说出来还是和上一世一般的结果。

见蒋嬷嬷打着帘子进来,对她点头,白卿言就知道黄太医已经到了,门口的人蒋嬷嬷也支开了。

“祖母……”白卿言仰头看着大长公主,“我今天中午做了个梦,梦见祖父、父亲、各位叔叔、兄弟,都没有能从南疆回来,祖母您受不了刺激病倒了,又有人诬告我们白家通敌,我白家所剩皆为女子,没有祖母的保护只能任人鱼肉。”

0 第3章 撑住
大长公主听到白卿言的话身子一僵,面上血色尽褪,蒋嬷嬷忙倒出太后赐予的救命药丸端着水送到大长公主面前:“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对蒋嬷嬷摆了摆手,安抚白卿言:“傻孩子,只是一个梦而已,梦都是相反的。”

“这梦太真实,太可怕了!祖母……我在梦里看着满朝欺我白家无男儿,欺我白家无人庇护,看着妹妹们被母亲匆匆送走更名改姓终身不得再联系,看着母亲为洗刷白氏冤屈无门……带着一众婶婶在牢中悬梁自尽,留下血书!我真的是怕极了。”

说到触动白卿言情肠处,她眼底的恨和眼底的悲……惊到了大长公主。

“阿宝莫怕!”大长公主用力抱紧白卿言,“莫怕!有祖母在!”

白卿言陪着大长公主说了说话,她人前脚走大长公主后脚就撑不住,死死拽着胸口的衣裳喷出一口鲜血,人歪在了软榻上。

“公主!”蒋嬷嬷忙扶住大长公主,用帕子擦大长公主唇角鲜血,惊慌喊人,“来人,快请黄太医!”

大长公主一把拽住蒋嬷嬷摇头,忍着泪问:“阿宝走远了吗?”

“大长公主放心,大姐儿已经走远了……”蒋嬷嬷声音里带着哭腔。

大长公主攥着蒋嬷嬷手的力道松了些,眼泪断了线似的往下掉:“阿宝那孩子是我亲自教养长大的,她的心性我还不清楚么?她定是怕我将来骤然得了消息受不了才有梦境这番说词,否则这等虚无缥缈的事情怎么会拿到我面前来说,惹我跟她一起担惊受怕!”

蒋嬷嬷也跟着哭了出来,用力攥住大长公主的手:“公主,您可得撑住了啊!万一大姐儿说的梦境是真的,咱们镇国公府还得指望着您呢!”

“撑住!我当然要撑住!”大长公主通红的眸子如炬,手肘担在炕桌一角强撑着坐直了身子,“倘若白家一门男儿真的马革裹尸,连我也跟着撑不住倒下了,镇国公府怕是真要任人欺凌!为了阿宝她们这群孩子,我也得撑住了!”

蒋嬷嬷连连点头:“大长公主,黄太医已经来了,让他进来为您诊脉吧!您身体现在可不能出岔子!”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闭上胀痛的眼睛,想到想到丈夫、儿子和孙子可能已经命丧南疆,肝胆欲裂,撕心裂肺的疼。

可她现在没有时间伤怀,她得趁着确切的消息还没传回大都城前好好想想,这消息若是真的,他们镇国公府未来该何去何从。

·

白卿言从大长公主那出来,正遇到四姑娘带着五姑娘六姑娘骑马回来。

皑皑白雪中,三个小姑娘一身暗红色骑装英姿飒飒谈笑而来,清如银铃无忧无虑的笑声似能扫清人心头一切阴霾。

满大都城都知道,镇国公府的姑娘和别府的闺秀千金不同,镇国公府从来不拘着女儿家在家作女工摆弄琴棋书画,镇国公府的姑娘各个鲜衣怒马明艳张扬的很。

四姑娘白锦稚看到白卿言站在挂满红绸回廊里,眼睛一亮极速朝这边跑来:“长姐!”

五姑娘和六姑娘眼睛一亮也跑了过来,脆生生喊着:“长姐……”

春桃笑了笑替白卿言擦了擦回廊栏台,扶着白卿言坐下。

“长姐,你身体都好了吗?下雪天都能出来了!”四姑娘白锦稚挨着白卿言坐下满目关切,“那是不是等开春长姐就能带我们去骑马了!教授骑马的师傅好生无趣,都不敢放手让我自己骑!”

五姑娘和六姑娘是孪生姐妹,两人不过十岁出头的小娃娃,粉雕玉琢的,头上梳着两个福包格外可爱。

看着眼前还是镇国公府姑娘的三个小丫头,想起上一世……隐姓埋名的三妹妹白锦桐、四妹妹白锦稚投靠敌国誓要为白家报仇覆灭大晋国,五妹妹白锦昭刻苦学艺行刺梁王却死于她的剑下,六妹妹白锦华、七妹妹白锦瑟被梁王送入青楼……

还好,此刻她们都还好好的在自己眼前。

白卿言鼻头发酸,注视着眼前三个意气风发的小姑娘浅浅笑着。

“长姐,小五昨天给你送去的梅花好看吗?”五姑娘白锦昭凑到白卿言面前,满脸得意道,“我母亲说长姐畏寒不能去太寒冷的地方,我看那红梅开得实在漂亮就折了红梅插到白玉瓶里给长姐送去,长姐可还喜欢?!”

“喜欢!我们小五摘的花最好看,长姐今天一早醒来就看到了……”白卿言哄孩子。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给长姐剪窗花了!下雪天贴在窗户上可好看了!我还给五婶送了窗花,我母亲说五婶肚子里有个小娃娃,如今五叔和哥哥们都出征在外五婶难免担心,让我和姐姐要逗五婶开心!”

白卿言笑着点头:“嗯,你剪的那两个胖娃娃长姐很喜欢,五婶肯定也喜欢!”

说完,白卿言看向白锦稚